<wbr id="nsvlu"><source id="nsvlu"><dl id="nsvlu"></dl></source></wbr><dd id="nsvlu"></dd>
  • <dd id="nsvlu"><address id="nsvlu"></address></dd>

    <dd id="nsvlu"></dd>

  • 歡迎來到江蘇晉學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請先[登錄]  [家長注冊]  [教師注冊]
    南京市
    咨詢服務熱線 4000388527 上班時間:7:00-23:00
    當前位置首頁最新公告俠客島:貿易戰在前 中國應對的底氣何在?
    俠客島:貿易戰在前 中國應對的底氣何在?
    來源: 作者:人民日報海外版 發布時間:2020-06-02 19:18:29 點擊量:391
    應美方邀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將于8月下旬率團訪美,與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率領的美方代表團,就雙方各自關注的中美經貿問題進行磋商。

      談判、互相加征關稅……你來我往之間,中美貿易摩擦已持續半年有余。這期間,特朗普不斷指責中國“偷走了美國的就業機會”“使用不公平的手段獲得貿易順差”……這次最新的2000億美元聽證會上,特朗普依舊得到了絕大多數美國企業的抵制,因為這次加征關稅主要就是消費品,直接影響百姓生活。

      特朗普的指責真的有道理嗎?還是僅僅是一種政治修辭?中國受貿易戰的影響有多大?我們又有怎樣的底氣去應對美國的挑戰?今天推薦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程大為的文章。程老師長期研究全球產業經濟,相信她的全球視野會給大家更大的啟發。


      文章開始前,先講個故事。

      五月份,我在華盛頓發布了“一帶一路”的英文新書。會上,美國政策界精英表達了對中國在新興高科技領域競爭能力的擔心。

      會后,我乘出租車趕往機場。司機是一個移民到美國十年的非洲小伙子,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仍住在叔叔家的地下室。他很向往去中國義烏發展,我問他為什么不在華盛頓找一個可行的商業機會,他說:“美國生產的產品不適合非洲,我們需要義烏的小商品,我攢夠錢后就去做中非貿易?!?br />
      非洲司機給我呈現了美國大部分低收入勞動者的生存狀態:能消費得起服裝、食品,甚至電子產品,但這部分產品主要依賴從發展中國家的進口。換言之,是發展中國家對美出口補貼了他們的日常生活。

      然而,非洲司機無法求學深造,無法承擔租房費用,人生被鎖定在貧困階層。據統計,美國約810萬人的房租的開支占到其收入的一半。而學生貸款數額激增,更被認為是導致美國國內經濟危機的因素。

      華盛頓的點滴經歷能折射出美國勞動階層的艱辛。不難理解,很多美國人相信特朗普總統要重振美國制造業,并將就業帶回美國的政策議程,更相信中國搶走美國人飯碗。但事實是這樣的嗎?中國和美國在制造業上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恩怨情仇關系?

      全球價值鏈

      全球價值鏈是發達國家跨國公司主導形成的,跨國公司通過對外投資,在全球范圍內尋找要素的最優配置,生產過程中形成了U型鏈條,也被稱為微笑曲線。即發達國家占有品牌、研發、銷售等附加值高的環節,笑逐顏開;發展中國家通過加工、組裝進入微笑曲線低端,獲得生存發展的機會。

      我們以一件在孟加拉國生產的瑞典品牌H&M公司的T恤為例,它在德國以4.95歐元的價格銷售,H&M公司支付給孟加拉國制造商的費用是1.35 歐元(包括工人費用、工廠成本等),占最終售價的28%。

      這是全球產業鏈的典型圖像。

      在美國伴隨全球價值鏈擴展,經濟發生了一系列變化:首先,一些產業的生產環節大規模地向低工資國家轉移,國內經濟結構變化,似乎發展成了一個二元結構的雙速經濟體。一些行業,如信息產業、服務業表現非常好,但勞動密集型程度高的行業,則不斷空心化或勉力支撐。

      所以,低技能的勞動者承受了產業空心化的代價,但同時他們也收獲了低價消費的好處。這場全球化的游戲表面上看,是發展中國家工人奪走了美國工人的飯碗,實質上是資本驅動的全球利益的再分配,資本拿了大頭,而消費者收益來自發展中國家的血汗讓渡。

      特朗普將以上國內問題轉嫁給中國,中國是不能輕易背鍋的。一方面,我們感謝全球價值鏈使中國獲得了低端進入的機會;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解釋清楚價值鏈上的利益分配情況,搞清中美貿易不平衡的本質,特朗普想轉移矛盾,找中國這個“罪源”,但根本上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全產業鏈

      在全球價值鏈的競合中,中國雖然以低端切入的方式進入游戲,但收益頗多,奠定了中國與美國保護主義博弈的基礎。最重要的是,中國建立了全產業鏈,成為制造業第一大國。全產業鏈的優勢在于配套能力強,這跟其他低端切入的發展中國家有很大的不同。

      非洲司機為什么向往義烏?因為義烏能生產出適合非洲需求的低價產品。義烏生產的打火機,沒有技術含量,但打火機的生產依賴塑料殼、鋼制護殼和火石等相關產業配套能力。只有擁有這樣配套能力的國家,才能生產出價格低廉的打火機,并形成規模產量。


      美國制造企業已經意識到了其國內供應基礎空心化、配套能力差的問題。2000-2015年美國國內出售商品中,本地成分占比下滑了4個百分點。如果美國希望再工業化,把競爭落腳點放在打火機這類勞動密集型產業上,美國要重新做好配套產業,但這基本上是不符合美國產業升級發展規律的。

      相較而言,中國企業并沒有被鎖定在全球價值鏈的代工環節,一些企業已經通過自主設計研發實現了戰略自主與戰略蛻變,擁有了自己的品牌。

      正是因為全產業鏈基礎,中國才有能力構建區域價值鏈。如果中美貿易爭端惡化,中美兩國都尋找替代市場,高大上的美國恐怕機會比我們少,至少非洲司機的話證明了這一點。非洲司機的想法停留在貿易階段,進一步想,非洲是否需要自己有能力生產小商品、甚至手機?

      現實很殘酷,在全球化過程中,很多發展中國家怎么努力,都沒能加入到全球價值鏈中,成為局外人,和發達國家差距越來越大。中國推出了“一帶一路”倡議,為這些落伍的發展中國家提供了謀求工業化的機會。

      這就是中國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區域價值鏈?!耙粠б宦贰贝饋淼膮^域價值鏈同全球價值鏈有什么不同?

      區域價值鏈

      全球價值鏈上企業數量眾多,分工復雜但技術標準統一,已形成模塊化生產體系,價值鏈長。發展中國家無法與成熟的全球價值鏈競爭,可以選擇價值鏈比較短(如服裝紡織品、食品)、生產過程相對簡單的產業。這個價值鏈會更平緩,更公平。

      目前的全球價值鏈利益分配不均,微笑曲線走向利益分配不均的深U型。如果發展中國家在價值鏈較短的產業中尋找機會,會保證一定時期的利益均衡分配,實現共贏,如下圖:


      區域價值鏈的想法是現實的。2016年我在哈薩克斯坦出差,看到一些中國企業成功投資的案例。例如,哈薩克斯坦可以生產西紅柿,卻不能生產西紅柿醬,一家中國民營企業去投資,獲得了豐厚的利潤。

      宏碁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施振華1992年首次提出的“微笑曲線”,該曲線描述了在把制成品推向市場的不同階段中增加值是如何變化的。20世紀70年代,微笑曲線相對平緩,中國和一帶一路國家建立區域價值鏈也應呈現這一特點。

      高科技領域競合

      在中美貿易摩擦中,特朗普似乎把他的指責聚焦在衰退產業上,抱怨貿易赤字問題,而他的經濟團隊更具有戰略意識,把焦點放在了未來產業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西澤發布的301調查報告,瞄準的是中國十大高科技產業。

      人類正步入新的制造業發展階段。工業1.0以機械化、蒸汽機和紡織機為標志,發生在18世紀末工業;工業2.0發生在19世紀末,以大規模生產、流水線和電氣能源為標志;工業3.0發生在20世紀末,以信息和通信技術為標志;工業4.0則以機器人、物聯網和3D打印為標志,發生在今天。

      未來20年,新一輪技術革命會深刻影響著全球經貿競爭格局,全球價值鏈的很多環節被壓縮、取代、外包、眾包,全球生產或許呈現其他的范式。智能工廠雖然只是初見,但已經成功將部分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回到發達國家,使制造更接近消費者。很多美國學者稱3D打印可以實現家庭制造,你沒必要去宜家商場買燈具,而是在宜家資料庫中下載圖紙,然后用3D打印機打印出來就可以了。

      這種情況下,技術變化將使美國競爭力得到鞏固,一些沒有完成工業化的發展中國家與美國的差距會進一步擴大。所以,一些美國專家認為振興美國制造業并不是重復歷史,而應高瞻遠矚,打造更加數字化的未來。

      但是,美國認為,中國是發展中國家中少有的,能與美國未來競爭的國家。今年7月,在美國眾議院關于“中國掠奪性貿易與投資戰略”聽證會上,美國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指出,如果不對中國采取進一步的行動,美國會在接下來的20年內喪失掉眾多工作崗位。

      他們認為美國在高技術產業中領導地位受到的挑戰與美國低技術型產業轉移到中國有著巨大的不同。與T恤行業不同,如果美國的科技公司嚴重削弱,要恢復競爭力,需要內嵌于企業、內嵌于工人(從車間到科學家到管理人員)的深層復雜的隱性知識,再加上創新生態系統(大學培訓合適的人才,供應商網絡等),是很難復活的。

      實際上,如果新技術使生產轉移到低成本地區的全球價值鏈發生變化,那么中國面臨的挑戰更為嚴峻?;ㄆ旒瘓F和牛津大學的一個報告顯示,70%的花旗集團客戶相信,智能生產會鼓勵公司將制造業轉移回母國,這使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的利益受到損害。


      3D打印技術

      怎樣應對?

      中國應做好重塑競爭的準備。

      未來競爭中,除了技術,基礎設施、物流、生產性服務、管理環境、基礎教育等將變得更關鍵。在這方面,中國或許還有一定自信。我們的基礎設施、物流能力已經發展得不錯,甚至部分好于美國。我們基于人口數量的創新能力也會呈現競爭力,還有,鑒于電子商務的普遍發展,中國消費者對未來時代的適應能力更強,支付寶、微信支付,這些都領先于美國。

      另外,未來20年,生產范式的變化速度在各行業會各不相同,這將為我們布局技術沖擊留出戰略空間。紡織品、服裝和鞋類是自動化程度較低的行業,但這些商品的出口集中度很高,中國企業還有一定布局時間。很多學者更擔心新技術會使落后國家被淘汰,傳統工業化將不再可能成為他們的發展路徑。對于這些學者的擔心,我認為,中國在“一帶一路”基礎上建立區域價值鏈的想法依舊有效,建立區域內自我發展的產業鏈迫在眉睫。

      技術是一把雙刃劍,有的美國經濟學家聲稱,自2000年以來美國制造業流失的500萬個就業機會主要是由于自動化而消失的,中國也會面臨就業這個難題。兩國都應該尋找內部自信,做好人力資本的培訓轉型工作。

    //s3.pfp.sina.net/ea/ad/11/4/a83661af21536b6e915e3996dad2892a.jpg
      未來中美會不會有產業合作可能?智能制造的一個特點,就是能快速滿足世界各地消費者的需求。隨著中國中產階級消費者的增多,中國作為一個需求大國的地位,仍有吸引美國企業合作的優勢。目前,美國本土的制造業企業不足25萬家,其中絕大多數是小企業,他們很注重成本,會越來越借助互聯網將部分工作外包,這也給中國以合作機會。

      總之,美國此次發起針對中國貿易爭端,客觀上是其國內經濟結構問題的轉移,試圖將結構性的矛盾轉嫁中國背鍋。如果我們把眼光放長遠,這場貿易摩擦更是兩國面對未來的產業競爭,占據新一輪技術革命的戰略高地,才是這次貿易摩擦的真正目的。

      總之,挑戰在前,中國會受到沖擊,但我們這么多年辛苦建立的全產業鏈,以及這些年開展的區域價值鏈布局,是我們應對貿易戰的底氣所在。此外,我們不變的還應該有中國人吃苦打拼精神、做生意的雙贏思維。一心一意做好自己的事,盡快讓中國強起來,這樣面對美國競爭,我們才有底氣和基礎迎接更高層次的博弈。

    關注瑞學家教微信公眾號,互動精彩。

    大量源码,持续更新:www.lanrenzhijia.com
    飘花影院
    0.0494s